小霁

平平无奇旅行者

【fq】谁会!在醉酒后!开直播啊!


画画的来写文污染tag了【

大家不用因为fq关注我了哦

我fq决定正式淡圈啦

谢谢大家的喜欢

———————————————

回到他们合租的公寓时fo*感觉自己半个人都要没了。


问就是被背上那个醉鬼折腾的。



倒也不是因为重量,毕竟论身高不用说他也比得过。



只是那人一路上就没安静过哪怕一会,小动作搞起来一套一套的。前脚刚离开核邪铀碍五人组的视野,不安分的蓝发就蹭上了他的脖颈。



寂静无人的小巷里,突如其来的瘙痒感吓得他差点松手把q3摔在地上。但回头对上那双被酒气染得无辜的赤瞳的瞬间,怒气仿佛全都融化掉溜走了,只剩下残留的无奈。



Fo叹口气,本着不和醉鬼闹的原则,他只是把q3放在床上,然后细心地拉好被子,就关门回了自己房间。他没怎么和那群人疯,自然也幸免成为醉鬼中的一员,所以神志还很清醒。



该有的直播还是要有的。虽然现在已经快11点了,不过有时候早点下播也是好事。



Fo熟练地启动游戏打开直播,边打起床边回应小姑娘们发来的诸如为什么这么晚才开等等的疑问。



快速把敌方的床给拆掉后,fo看了看弹幕,果不其然有人问q3怎么没来。



“你们的q3gg今天没了,不直播。”fo随便忽悠两句,接着把对面的人打下虚空,虽然自己随后也被对方“几百号人”扔下去就是了。



趁着复活的cd条,他喝了口水,但紧接着他就开始后悔,礼物条那个显眼的名字直接让他差点被水呛到。



【特别中二的q3君:节奏风暴x1】



弹幕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快被节奏风暴的特效弹幕覆盖,整个弹幕条都变成了同一句话,fo无比庆幸自己没再喝第二口水,不然明天遭殃的估计就是他的键盘。



【为fo献上心脏!!】

【为fo献上心脏!!】

【为fo献上心脏!!】

........



特效弹幕过后就是满屏的问号,看得fo都麻了。鬼知道这人是怎么做到喝醉了还能送礼物的,发出来的句子没有错别字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怪。



Fo不禁想象那人正躺在床上一脸迷糊,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的样子。



这直播一时半会是播不成了。



开玩笑,粉丝哪有老婆重要。



Fo关掉直播,跑去开q3房间的门。门里的光景跟他想象的没多大出入,只是q3的姿势从躺变成了坐而已。



蓝发的青年抬起头,黑色的外套垮了一大半,见有人进来就抬起头望着他,看到是fo后还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简直要多憨】批有多憨】批。

———————————————

原本安安静静坐着的q3​,一碰到却像被逮着尾巴的猫,各种防卫的姿势也不知道哪里学的这么精,好几次差点让fo失去自己高贵的鼻梁骨,直到被他强行按倒在床上都不愿意放开拿手机的手。



可怜的手机在被子上滑出一段距离,fo一边企图制止q3无休止的挣扎,一边瞟了眼屏幕,上边写着【节奏风暴】,跟着的编辑弹幕是……



foyyds。



……字母都不带打错的。



“挺牛啊q3gg,还真敢下得去手啊。”



抢到手机后的fo​咬牙切齿,果断上来就是一个关机,彻底断掉q3继续野性消费的念头。



痛失手机的q3脸上写满了委屈,试图伸手去拿,却因为酒精麻痹了神经导致使不上力遗憾落败。他索性放弃了对手机的奇怪执念,死鱼一样裹起被子一动不动,任由fo怎么喊都没反应。



---------------------------------------------------------------------

​重新把人安顿好后,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fo带着一身疲惫坐回自己椅子。他现在一局都不想打下去,​光是处理好这个年龄上的前辈就让他感觉来几局挑战都没这么费劲。



反正今天没有要剪辑的玩意,也没几分钟就12点了,下了下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fo没有再点开直播。他拿着手机随意在各个软件间瞎逛,打算凑个整点就睡。



玩手机的时间总是消磨得很快,12点一晃就来了。fo点开b站,想着给小姑娘们的私信回复几句。私信看起来挺多,他大致浏览了下,好在内容基本差不多,都是些问群或者问直播时间的问题。



随机挑选出第一位幸运用户,fo开始了他漫漫的回复之旅。



小姑娘们还是挺好说话的,回答完一系列问题后,甚至有几人给他发了一串晚安,算是略微减轻掉了他的疲惫。时间差不多了,fo毅然决然关掉手机进入梦乡,21世纪好青年不能老是熬夜。



......如果没有那条突如其来的消息的话。



【对了,那个,不是说q3他没了吗......但他是在直播啊...】



……?   ?   ?



q3在直播?



Fo顿时睡意全无,大大的问号起先装满了他的脑袋,开口却只剩一句浓缩了千言万语的草。



他反复把那条消息看了好几遍,然后退出私信界面,打开关注,显眼的gif头像上套着粉色的圈圈,还顶着三个嚣张的大字:【直播中】。



原来喝醉了不仅能刷礼物,还能直播。



就n(m离谱。



———————————————

q3正玩着起床,而且玩的十分快乐,尽管他操作完全没有个平常的样儿。



他不懂羊毛为什么买不到是因为自己没钱了,也不懂为什么自己走的摇摇晃晃掉下虚空后粉丝们会说他开纪还一个劲笑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的人武器都亮亮的,自己被打几下就没了。



q3感到很受伤,但他的鼠标明显与大脑脱节,不是开局就被拆掉床就是头晕导致打不中人,放不对方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下饭啊】

【q宝今天怎么回事啊救命哈哈哈哈】

【隔壁fo不是说不开直播吗】

【笑死我了q3好像坏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新来的,不懂就问,fo是谁】



“fo?fo是我老婆啊。”



几乎是说完这话的瞬间,弹幕已经刷起了一片问号,气势比好几个节奏风暴都来的浩大,而当事人回答的时候有多正经,现在就笑的就有多魔性。



“谁是你老婆?”


男低音跟着开门声一起闯入了这场奇怪的直播。类似鸭子的笑声戛然而止,q3回过头,看见fo靠在门框上,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投来的部分视线,显得眼神一点也不明朗。



“麻烦解释一下?q3gg?”



电脑屏幕的光不够强烈,照不到门那边,q3看不清fo的表情,但他此时也无心猜测。事实上,他并没想到fo会进来。



好像还看了他直播。



---------------------------------------------------------------------

Fo看着q3望着他的表情从傻笑再变成默不作声。没事,他有的耐性,等一个解释而已,他等得到的。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最终还是q3先打破了这片尴尬的死寂。​他认命一般走到fo面前,搂上某人楞住的肩膀,把脸乖乖贴上fo的脖颈。



fo没想到这人今天这么主动,他微微呆滞了会,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回抱住q3的腰,顺便整理了下他已经快变成拖布的外衣。



“我可以理解这是你的回答吗?q3?”



“这白开水怎么没味啊……”



fo选择性无视掉q3的答非所问,反正他就当这个抱抱是所谓的解释了。毕竟跟醉鬼讲不了什么实际性的道理。



“快去睡觉。”



fo打消掉与一个掉进酒瓶子的人和谐且正常交流的念头,打算直接把人抱到床上睡。他自动屏蔽掉满是问号和担心直播间的弹幕,一把把人抱在怀里。



这次的q3没有怎么闹腾,任由他被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当然,只是看起来乖巧而已。



过了不到十分钟,fo已经快与周公快活去了,身上突然感受到一股陌生的重量,于是fo还没开始的梦硬生生裂开成了无数个碎片。



fo很委屈,fo很生气。他甚至还没睁开眼就打算给打扰他的人来上一拳。



有些润湿的蓝发,不知道是因为困意还是醉意变得朦胧的眼睛,挂着俩抹酡红的脸颊,和一件再次变得松松垮垮的上衣。



哦,是q3。



于是fo还没出手的拳头又缩回去了。他叹了今天第二口气,心想这人到底是喝了得有多少。



“老婆……”



?



问号再一次充斥了fo的脑袋,到嘴的脏话差点没忍住。



好家伙,这执念还真不小。



而趴在他身上的q3似乎完全没注意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回应却让他得寸进尺,于是两人的嘴唇距离又缩短了一截。



“我去……你……?”



没等fo把话说完,嘴先被突如其来的柔软堵住,那双红色的眼瞳在fo的视野里无限地放大,变成一片赤红的海洋,在泛红的眼角衬托下诱惑性极强。



醉酒后主动的老婆你忍得住吗?反正fo忍不住。忍得住的,那叫太监。



一次呼吸间,两人的位置已经互换。这次轮到q3楞住了,刚刚还在下边的老婆怎么就在上面了,而且脸色看起来怪怪的。



“拿来吧你,q3gg。”



这次喝醉的人好像不止一个了。

———————————————

第一次写文我自己被狠狠地雷到了救命

哈哈这辈子不会再写文了真的尬得我蚌埠住了

对不起我不该动笔ooc得我裂开了

我没送过礼物我不懂对不起对不起

爬了爬了